名震一方 第七百三十九章 破阵大战 四

0 Comments

将青色圆珠往头顶上一祭,顺手一道法决打在其上。登时此宝光芒四射,很多青色光丝喷发而出,瞬间穿透方圆百余丈内的浓雾,化为了一股股青劲风。一阵狂卷后,浓雾被吹散了开来,邻近的一切都清晰可见起来。绿衫女子秀眉一挑,只见在数十丈远的当地,一名青袍青年静静的站在那里,正上下打量着她不断,脸上一点点表情没有。正是早已等候多时的韩立!此女脸上寒光一闪,明眸流通之下,神识向四处一扫,随后眉头皱了一下,向上空看了两眼。只见在数十余丈的高空处,一团光灿灿金云在空中无声无息的漂浮着。此女凝思细看清楚金云的真面目后,神色大变。“噬金虫!那名具有灵虫修士,居然也是你。”绿衫女子轻吐一口芳气,樱口喃喃的说道。但美眸深处,冰寒之色更浓了三分。“们慕兰知道此虫的法士,居然如此之多。真让韩某有些意外。是前次从我手中逃走的法士,告知尊下的”韩立心中一怔,但外表泰然自若的淡淡道。“天风部穆上师的肉躯,是毁在你手里的吧”女子没有直接答复韩立所问,反而又问道。“穆上师!前次运用御风车追我的那名法士若是此人的话,其躯壳的确是被我销毁的。若不是元婴逃地够快,我本来还想让其形神俱灭的。莫非你想替他报仇”韩立面上不见发怒,口中平缓地回道。但心中却立刻提高了几分警惕!此女已然知道乾蓝冰焰和风雷翅的存在。看来无法用奇袭办法,来应对此女了。这倒有些扎手了。不然依照抵挡几名元婴修士的经历。他仍是出乎意料地用风雷翅接近对方,然后运用乾蓝冰焰,将对方一举冰封起来。“穆上师肉躯被毁。是其修为不精,这有什么好诉苦的。不过尊下竟能唆使噬金灵虫。而且神通如此之多,今天说什么也不能放你离去了。”绿衫女子地秀美面庞一下阴沉下来,两手飞快的一掐诀,身上白光闪烁,一条白的缎带状法宝。从其身上显现而出,顶风而动。随后此女又手掌一番转。一只淡黄色小鼎出现在了手中。此鼎似乎是某种不知名灵木炼制而成,三四寸巨细,古色古香,外表雕刻着一些难明的符文咒语。韩立神识略一感应后,脸上微变。“噬金虫,虽是上古奇虫,一旦培养老练,简直无法被灭,并可吞噬万物,但偏偏能被木玉类宝藏禁制困住。恰巧的是。本上师曾经和相同唆使噬金虫地一位突兀修仙者打过交道。特意寻来的这件黄灵鼎”。预备敷衍其驱虫术地。可万万没想到,正主没有碰到。却偏偏碰上了你这这位天南修士,唆使的也是噬金虫。不然,你这些噬金虫尽管还未转化老练,但数量如此之多,还真难以抵挡呢。绿衫女子口中冷冰冰说道,一只纤手且毫不迟疑的往黄色小鼎的鼎耳处悄悄一下摸。木鼎登时灵光大放,一个黄色光罩若有若无的从鼎上显现,将此女身形罩在了其间。“还有人有噬金虫”一听此话韩立震动,嘴角抽蓄一下后,神色开端凝重起来。“尊下还不知道吧。噬金虫但是咱们慕兰人的死敌,突兀人的圣虫,他们先祖花费了无量年月,才终究培养出上数十只老练体来。向来只要突兀人中最出色的修仙者才有资历承继它们。从此虫老练以来,咱们不知有多少法士被其吞噬掉了。早被咱们慕兰人咬牙切齿了。”“你已然也具有噬金虫,而且还有如此之多,尽管还没老练,但也绝不会让你将它们流传下去。”绿衫女子面无表情的说完以上话后,当行将手中小鼎往头顶一祭。小鼎滴溜溜的在此女头顶一阵旋转后,黄光一闪,大片黄霞光从鼎中狂喷而出,直接向对面上空位虫云席卷而去。韩立听了此女前边言语,说世上现已存有老练地噬金虫后,现已有点呆若木鸡了。但后边听其口气不善起来,立刻心神一收,将此事前抛置了脑后。此时见对方唆使鼎中的木灵气霞光竟直接进犯噬金虫后,他心中一沉,但随即面上煞气一闪,飞快地冲头上虫云一点指。只听嗡鸣声突然一响,金色虫云一哄而散,化为很多朵金花,朝五湖四海激射而出。转眼间,噬金虫化为很多小股,纷繁没入了四周雾海中不见了踪迹。如此一来,黄色霞光天然一卷而空。绿衫女子见此先是一怔,突然想起什么,神识匆促向四周雾气中扫去。顷刻后,她娥眉倒竖,脸罩寒霜。“你居然指挥噬金虫进犯其他法士!你认为我会让你走神做此事吗”女子话音未落,一扯身上白色缎带法宝,冲韩立一抛。缎带白芒刺目,一个大回旋扭转后,突然化身为一只洁白大雕,两翅打开足稀有丈巨细,双目火红,利爪乌黑。双翅一扇,雪雕白光闪烁后瞬间从原地消失,但下一刻,就显现在了韩立上空。一声尖鸣后,此妖禽猛然落下,一对利爪直对韩立天灵盖狠狠抓下。巨雕遁速如此之快,让韩立一惊,但不及多想的单手一抬。雷鸣声乍起,数十道纤细金弧从掌心处弹射而出,化为金色大网朝空中迎去,将那白雕罩在其间。白雕见此。眼中凶光一闪,双翅一抖。破空之声传出,很多白色风刃从翅上鳞次栉比的射出,正好击到了迎面而来的金网上。“轰隆隆”地暴裂声宣布。金光白芒交错到了一同。风刃威力居然非同寻常,一触摸后。金网尽管挡下大部分风刃,终究仍是被切开的四分五裂。剩地步数十道风刃破网而出,向韩立激射而来。巨鹰也紧随风刃后,猛扑压下。“咦!”韩立目中讶色闪过,但脸上毫无表情。十指连弹。十余道青色剑气脱手射出,将这些风刃挡了下拉。随后手掌一翻。一面蓝色小盾出现在了一只手上,略微摇摆之下,小盾在蓝光中瞬间变大数倍,化为丈许宽的巨盾。此盾外表蓝色莹光流通不断,水汪汪的,仿若液体凝形而成,看起来十分独特。这时击碎风刃地青色剑气,还不谦让的向巨雕斩去。雪雕一点点不惧,两翅左右一扇之下,就将青色剑气给泛动开来。随后猛一爬升。利爪狠狠抓到了蓝色巨盾上。韩立冷哼一声,单手冲巨盾一点。光华大放,利爪好像抓到水面上一般,只激起来一圈圈波纹就被一弹而开。巨雕一闪之下,身形不由地一晃。但就这霎时间功夫的耽误,韩立目中寒光一闪,另一只手一扬,一道团黑光破口射出,随即化形为一只丈许大的黑赤色巨手,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捞而下。一把将那巨雕身躯强行抓到了手中。“噗嗤”一声,阴火瞬间从巨手五指上大起,乌黑如墨的火焰将巨雕包裹在其内。凄厉尖鸣声不断,巨雕拼命地在巨手中挣扎起来,仿若铁钩的尖嘴更是狂啄不断。韩立见此心中略微一松,抬首向对面地女子望了一眼、只见绿衫女子对巨雕被擒之事,视若无睹,反而脸色凝重的低声念动着某种上古咒语。韩立细听之下,不流畅难明之极,心中忍不住一怔。随后又见此女双手十指分隔,平托呈莲花状,上面正有一白光团闪烁不已,隐约看去,似乎一朵含苞欲放的白莲在渐渐成形。“这是什么”韩立心中一惊。尽管不知道对方在搞什么鬼,不过能让一名元婴中期修士,都需如此长期念动咒语催动的,肯定是非同寻常的功法。说什么也不能让对方如此顺畅的施法成功。想到这儿,韩立脸色阴沉的大袖一甩,数十道青色飞剑从袖口中鱼游而出,然后联合一同,化为一片青色霞光,剑气万千的超朝对面席卷而去。趁此时间,韩立又一抬手,冲正和巨雕僵持不下的巨手,悄悄一招。黑红巨手当即五指一用力,一下将巨鹰直拽而下,眨眼间就到了韩立眼前。韩立想也不想,一张口,一缕乾蓝色冰焰飞快喷出,正射到不断挣扎的巨雕身上。“兹啦”之声响起。冰焰一触摸巨雕,转眼间其身上一层蓝光闪过,就将其凝聚成了冰像,仍保持着雕目圆睁,奋力挣扎地绘声绘色现象。韩立面上喜色略现,正想采纳其他行为时,遽然一阵仙乐般地清吟声从对面传来,接着刺目之极的白芒在那里迸发开来,一层犹若实质地白色光幕,一下将方圆百丈的规模全都笼罩在了其内。韩立见此,暗叫欠好,匆促扭首望去。一幕奇特的现象出现在了对面。那绿衫女子口中咒语声已停,但仍是本来的姿态,仅仅手中的那朵白色光莲不光一瓣瓣打开,而且飘扬在此女头顶丈许高处,放出耀目的白色灵光。而他放出的青竹蜂云剑所化青霞,此时逗留在此女身前十余丈外,拼命上下回旋扭转飘动,但似乎被某种无形屏障挡在其外,底子无法接近分毫。韩立双睛不由一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