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7章 燕子坞

0 Comments

“江女采莲秋水畔。窄袖轻罗,暗露双金钏。照影摘花花似面。芳心只共丝争乱。鸂鶒滩头风波晚。雾重烟轻,不见来时伴,隐约歌声归……”宽广陡峭的湖面上,一艘精巧的双层画舫渐渐划水而行。画舫的顶层上,几个绮年玉貌少女正在齐声低唱,她们声响甜糯软绵,又有着少女特有的奋发向上生动。这首词让她们唱的反常欢悦。坐在旮旯里的一个绿衣少女,却没跟着一同唱,而是紧紧抱着膀子,小脸上都是悲苦之色。“行了,都停吧。”坐在船舱主位上的美艳女子一摆布掸子,让几个歌唱的少女停下来。这女子头梳道髻,身穿鹅黄道袍,手拿青玉布掸子,一副道门女修士的装扮,却难掩她眉眼间一片风流韵致。“这是一首说少女情怀的词,那一句‘芳心只共丝争乱’最有神韵。一定要似愁似忧心乱如麻,唱出想念之妙才行。你们唱的这么快乐,哪有一丝情愁。”美艳女子口气漠然,几个少女却都噤如寒蝉,都低着头不敢说话。“都下去,好好想想。”美艳女子摆摆手,暗示她们都可以下去了。几个少女如释重负,匆促屈膝万福施礼,仓促退出船舱。等少女们都离开了,美艳女子才叹口气,“这群小孩子,都不怎样开窍,真是愁人。”坐在旮旯的绿衣少女,滚动眼眸看了眼美艳女子,嘴角动了动,却没说话。美艳女子一笑,“小伊,你这两天还习气么?”绿衣少女悄悄点了下头,“多谢七娘收留我。”“我和你父亲也是老朋友。这些年也承他照料,这份友情我是不会忘的。你只管定心待在这儿。在燕子坞,没人能动你。”七娘较为豪气的说道。听到七娘说起父亲,小伊不由又是一阵心痛,眼泪操控不住的流了出来。前几天她仍是九江帮帮主的千金,一呼百诺,予取予求。可她父亲一出事,她当即就变成了人人喊打的罪人。江月伊不过才十四岁,自幼便是养尊处优,性情较为骄恣固执。受此严重冲击,差点就想自杀。仅仅心里还有一股浓郁恨意,不甘心就这么死掉。严酷的冲击,反而激发了她骨子的坚毅。依照江正功的组织,她一路逃到了燕子坞,投靠父亲的老友七娘。燕子坞,是江国特批给燕族的一块封地。蛮人中的燕族,盛产美人,喜爱诗词文章,不喜争斗。早在几千年前,就和江国结成同盟。几千年下来,燕族俨然和江国好像一体。燕子坞由于其特别位置,不光会聚燕族美人,还聚集全国各族美人,终究也成为了江国最著名的焰火之地。七娘,便是燕子坞最著名的青玉楼楼主,传闻也是燕子坞四位主事人之一。实力极端巨大。江正功掌管九江帮时,和七娘关系密切,协作多年。降龙下院预备发问之际,江正功提早收到音讯,先一步把江月伊送到燕子坞。江正功却没能逃走,被无色亲身击杀。这一战,轰动了江国。关于江正功贩卖人口、勾通魔族的工作,也迅速传播,传遍四方。江月伊其实不喜欢七娘,对方的身份说穿了是个老鸨,绝不是什么好人。她最擅长的便是生意少女了。这两天江月伊一向胆战心惊,生怕七娘把她给卖了。好在七娘并没有束缚她举动,衣食住行也都较为照顾。这多少让江月伊心略微安靖了一些。看着痛哭的少女,七娘莲步轻移,走到江月伊身前,伸手帮她抹了抹眼泪。这个温顺的动作,更触动了江月伊,她哭的益发悲伤。“好孩子,没事的。全部都会曩昔……”七娘揽过江月伊,低声安慰着。江月伊哭了一会,把七娘衣襟哭湿了一大片,鹅黄道衣上呈现显着的****印记。江月伊一眼看到,不由为对方的高挺饱满而惊奇,又为自己的莽撞感觉很惭愧,小脸登时就红了。七娘了解的笑了笑,摸着江月伊的黑发道:“哭出来就好了,今后跟着七娘,没人能欺压你。”七娘眼眸中闪着温顺和蔼的光辉,让江月伊觉得反常可亲。本来的警戒,也不知被抛到了哪去。“你也累了,好好睡觉吧……”在七娘的安慰中,江月伊眼皮越来越沉,认识却越来越轻。没等七娘话说完,她现已深深的睡着了。七娘渐渐放下江月伊,美艳的脸上显露一丝怜惜,“江正功可养了个美丽女儿,还很单纯。”“江正功究竟怎样想的,竟然把女儿送给了你。”一个锦衣男人,无声无息的呈现七娘死后。他眉细唇红,容颜带着几分女子的阴柔妖魅,说话声响也阴柔尖锐,不男不女。“江正功但是聪明人。”七娘头也不回的道:“这世上,唯有咱们才知道女性的宝贵。唯有咱们才会爱惜女性。”“呵呵……”锦衣男人不阴不阳的笑了两声,“能卖好价钱的东西天然要好好对待。江正功到想的开。”他又阴阴的笑了几声:“不过,这个女孩我有爱好。交给我吧。”七娘转过身,冷冷的看着锦衣男人。她目光幽静,有种深入骨髓的严寒无情。锦衣男人被看的心里发虚,脸上笑脸逐步凝结。“做好自己份内的事。”七娘漠然说道:“别想那些有的没的。”锦衣男人有些不甘心的道:“江正功都死了,他女儿反正是要给他人玩的货。我玩玩又怎样!”“江正功掌控九江帮百年,你知道堆集下多少财富,多少人脉?凭你个宦官,也想碰他女儿。你玩的起么?”七娘直视着锦衣男人,神色严寒的道:“你跟着我多年,这次就算了。”锦衣男人心里一阵恼怒,却深知七娘的狠辣,一丝也不敢表显露来。匆促垂头认错。“下去吧。”七娘叮咛道。锦衣男人不敢昂首,倒退着难堪的离开了房间。“这家伙恨上你了。”话音未落,一个女子,跟着窗外轻风翩然而至。她青衣背剑,穿戴长筒皮靴,整个人拾掇的反常干净利索。表面不算美丽,却也不丑陋,笑起来白牙整齐,较为讨喜。七娘好像对来人一点也不惊奇,无所谓的道:“他自以为翅膀硬了,这两年行事益发放肆。下次就送他去琅琊洞。”“你心也够狠的。琅琊洞那老家伙最讨厌不男不女的家伙。”青衣女子有些惊奇的说道。七娘悄悄一笑,“江左榜首杀手青无痕,竟然说他人心狠,呵呵,这笑话也有些太冷了。”青衣女子摆手道:“什么江左榜首杀手,这种话也便是无知愚民说说。我不过是燕族的一只有毒燕子,如此而已。”“燕族能延绵不停,正由于有咱们在背面护持。”七娘正色的道:“做老鸨也好,做杀手也好,都是为了燕族。能为燕族出力,既是咱们的职责,也是咱们的荣誉。”“这些话就不必多说了。”青无痕收敛笑脸,神色中显露几分寂寥疲乏,“说的再好听,我也不得不杀人,你不得不卖身。”这个论题却是太沉重了,七娘也欠好再说什么。她话锋一转问道:“现在外面怎样样了,老江究竟犯了什么事,竟然被拿出来顶罪?”“依据九江王那面来的音讯,说是降龙下院出了大问题。掌管圆通、无我首座等人都死了。无色又把降龙下院从上到下清洗一遍。传闻杀了数千人。江正功是圆通师兄,当然难逃一死。死伤这么多人,也正需要他来背这个罪名。”青无痕感叹道:“无色平常做人油滑,广交全国,没想到手法这么粗犷毒辣。”七娘深思了顷刻道:“降龙下院藏污纳垢,众所周知。无色也不是才知道。他就算再不满,也没必要弄这么大的动态。这次是唱的什么戏?”“也许是被人逼的,只能勇士断腕。”青无痕猜想道。七娘允许道:“以无色的油滑,就算想处理也不会闹的全国皆知。”“传闻,诗僧悟空也在大战中失踪了。”青无痕猜想道:“悟空是金刚宗的,也许是带着无相的法旨。无色见工作暴露,才不得不这么做。但为了泄愤,把悟空同时杀掉。”“悟空这人文采绝世,武功却不强。无相又没老糊涂,怎样会让悟空来做这种事。”七娘悄悄叹息道:“悟空要是真死了,却是惋惜了。”青无痕却不介意,“诗词歌赋,终归仅仅小道。死了活了又能怎样。六合大劫,纪元轮回,风云际会,不知会涌出多少绝世强者。想想那场景才让人激动。”“强者多了,能以文采降服全国的却只有悟空一人。”七娘瞥了青无痕一眼,对她的粗俗显得较为不屑。青无痕也不介意,又道:“佛门秃驴都会假慈悲,到不会追杀江月伊。但其他人就难说了。这小女子你要怎样处理?”“货比三家,必定要卖个好价钱才行。”七娘媚笑道:“这是我最擅长的,你就不必多操心了。”“哼……”青无痕正想说什么,却忽然感应到了有人来,身影一闪,人就随便消失。门外有人恭声禀报导:“七娘,他们在水里捞上来一个人,看样子是个和尚……”七娘眼中显露异色,想到:“不会这么巧吧……”